错嫁偏执老公,隐忍小白花今天不装了!

错嫁偏执老公,隐忍小白花今天不装了! (共34章)

作者:念洋嫣

言情小说 连载

最新章节:第34章 关键时刻掉链子(2024-07-13 21:43:02)
简介:

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发表评论
类似小说
  •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

    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    念洋嫣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系统三国

    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    念洋嫣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勿入疯人村

    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    念洋嫣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爱上俏皮女上司

    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    念洋嫣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探命仙官

    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    念洋嫣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爱上瘾:老公轻点疼

    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    念洋嫣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活人勿扰

    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    念洋嫣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至强龙神

    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    念洋嫣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栖凤乱江山

    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    念洋嫣
    言情小说连载
  • 亮剑:开局签到雷神炮兵团,炸懵坂田!

    这场婚姻,本就是为了仇恨而生。 他以家族相要挟,姐姐不得不嫁给他,最终桑家一家也没逃过家破人亡的命运。 重活一次,她教唆性子软弱的姐姐逃婚,与自己爱的人逃到国外。 她则是替嫁到段家,伪装成懦弱的小白莲,做牛做马偿还桑家所欠下的债。 他说:“你们桑家的人都该死!” 他放任他“在意的人”欺辱她。 她都一一受着,他恨桑家,可她也同样恨他,所有的隐忍只为了报复他,夺走他的一切! …… 他自以为的恨,不过是一场笑话,早在朝夕相处中情根深种却不自知。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,他双眼通红,抓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你能不能别离开?” 她笑得释然又凄苦:“事情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从未爱过你。” 他卑微地跪在她面前:“只要你能留下,换我做牛做马,只要你开心,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她的双眼早就没了光,不管他怎么哀求,怎么挽留,她也无法放下曾经的伤害,离开了。 …… 她离开多久,他就找了多久……

    念洋嫣
    言情小说连载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