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娇眠

春娇眠 (共27章)

作者:对岸的对岸

言情小说 完结

最新章节:第27章 刺杀(2024-02-19 04:04:18)
简介:

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发表评论
类似小说
  • 我的野蛮女友

    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    对岸的对岸
    言情小说完结
  • 逍遥小书生

    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    对岸的对岸
    言情小说完结
  • 屌丝道士

    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    对岸的对岸
    言情小说完结
  • 战神医婿

    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    对岸的对岸
    言情小说完结
  • 匪类当道

    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    对岸的对岸
    言情小说完结
  • 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[穿书]

    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    对岸的对岸
    言情小说完结
  • 报恩许可证

    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    对岸的对岸
    言情小说完结
  • 最后一位阎差

    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    对岸的对岸
    言情小说完结
  • 梦衍诸天

    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    对岸的对岸
    言情小说完结
  • 我是个正经系统

    百年天灾,地临干旱,殃及数地,流民暴起。 西北边陲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缓缓走出,带着仅有的干粮和泔水,踏上了中原腹地。 纵横多地,随着流民大部队南下,最终来到了京外。 为了活命,随了一位权势滔天的人物,殊不知,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。 偌大的京城,狭小的府邸,楚眠以不同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,解决一个个难题。 她有时是无数高强的丫鬟,有时是行于夜间的杀手,有时是解剖死者的仵作,更有时是揭秘的捕快。 有她存在的地方,终究不平静。 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一串佛珠在手,足不出户知天下。 任楚眠鱼跃天空,终是没有逃过他的手掌。 楚眠瞪着眼说道:“你非抓着我不放是吗?” 佛爷一脸平静:“有吗?我不知道。” 她一脸气愤,他撇过脑袋,毫不关心。 数月后。 佛爷一脸可怜兮兮:“本王错了,求原谅。” 楚眠瞥了一眼,啧啧道:“不,你没错,王爷怎么会错呢?!”

    对岸的对岸
    言情小说完结
X